今天是:2018-9-24 9:40:52
>> 走进生态海南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进入首页

发展生态经济

探路乡村游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13-06-26


  来源:海南日报 编辑:  浏览次数:144次
 [导读]   精品不多,主题不突出,缺乏特色,海南乡村游陷入年接待不足百万本地游客的狭窄困局。 如何实现产业升级,让乡村游吸引庞大的外地客源,富裕更多海南百姓?日前,我省组织研修团奔赴华东最美乡村寻找出路  探路乡村游  ———海南赴中国最美
 

精品不多,主题不突出,缺乏特色,海南乡村游陷入年接待不足百万本地游客的狭窄困局。 如何实现产业升级,让乡村游吸引庞大的外地客源,富裕更多海南百姓?日前,我省组织研修团奔赴华东最美乡村寻找出路 
探路乡村游 
———海南赴中国最美乡村取经记  
 
 
 
  每天都有上百名学生在宏村写生。  本报记者 杨春虹 摄 
 
 
  浙江安吉山川乡土屋改建的精品酒店房价堪比五星级酒店。  本报记者 杨春虹 摄 
 
 
  西递景区村民摆摊售卖当地特产。  本报记者 杨春虹 摄 
 
 
  博鳌“海的故事”船式餐饮店。本报记者 李幸璜 摄
 
  核心提示
  以旅游业为主导的海南,如何让广大老百姓享受到旅游发展带来的红利?旅游界普遍认为,发展乡村游是一条出路。而海南自1990年代中后期萌芽的乡村游,红红火火发展起来后,至今仍处于产品单一、零散发展的乡村游初级阶段。

  如何突破?6月3日,我省组织的最大规模的海南乡村旅游研修团一行50余人,从西子湖畔的梅家坞到黄山脚下的翡翠谷,从中国最美乡村婺源到中国美丽乡村安吉,再到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千年古村落西递、宏村,短短7天辗转浙、皖、赣三省,行程数千里,实地探访中国乡村旅游发展最成熟的地区,为海南乡村游寻找新的发展思路。

  ■ 本报记者 杨春虹

  做足特色拉伸产业链

  在依托城市发展乡村旅游的杭州青芝坞、芜湖大浦,海南研修团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发展模式:

  青芝坞利用靠近浙江大学优势,将原来被称为垃圾村的城中村,在政府主导下,统一按照江南民居进行整体整治。整治一新的青芝坞,政府对经营业态进行统一协调,这里现在成了杭州的小资街,村民房屋租金从过去10万一年增长到现在四五十万一年,而且5年起租。

  “特色是旅游的生命线!”在考察中,海南乡村旅游研修团成员感慨:同样依托景区发展乡村旅游的梅家坞和翡翠谷,走的也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拥有600多年历史的梅家坞村位于西湖名胜区,数百年来依靠种、采、卖西湖龙井解决百姓生计,2003年,在政府主导下整治一新的梅家坞村,小桥流水白墙黑瓦一派江南风情,借助西湖龙井推出农家茶楼新品牌试水乡村旅游。“同样一斤西湖龙井,从过去的卖茶叶到现在卖茶水,村民收入从500元至少增长到现在1500元。”村党委书记朱建鸣说,正是从传统的种茶经济到现在的泡茶经济,全村540余户去年户均收入超过30万元。

  位于黄山南大门的翡翠谷,村民们换种方式靠山吃山。继1984年全村合股成立中国第一个农民旅游公司开发翡翠谷景区,2003年,村里邀请中国美术大学整体设计新村景观,邀请同济大学统一规划村民住房,48户村民利用宅基地建成的徽派别墅成为与景区相映的另一景观,每家6至8间不等的家庭旅馆,从2004年“五一”接待游客,每年给每户带来的收益高达20余万元。

  不可缺位的角色,政府

  “发展乡村旅游,政府必须做主导。”在中国最美乡村婺源,在中国美丽乡村安吉,当地政府、企业、老百姓以不同的方式表达着在发展中逐步形成的开发理念。

  政府组织乡村游高层设计规划。“文化与生态的珠联璧合,是婺源发展乡村旅游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婺源县委副书记诸立说,当地一旦决定了要把旅游作为核心产业,就制定了最严格的环保,同时努力把传统文化保护好、民俗文化传承好。婺源经验最重要的一条是:把全县作为一个大公园、大景区规划建设,尤其注重对生态与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建设。

  作为古徽州的七个县之一,婺源是典型的徽派建筑。对外地人而言这是一道景观,但对生活其中的人却审美疲劳了,新居纷纷都采用城市里全篇一律的瓷砖贴面。“对于一个旅游城市,拥有独特的景观很重要,民居是其中的重要内容。”江西省旅游局副局长余晓明说,民居的整治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对景区(点)的打造。

  在政府主导进行了县城主要街区、景区出入口等成片的徽派改造之后,婺源在结合徽派特色和现代人生活需求的基础上,为村民免费提供60余个徽派建筑的户型图。村民被要求建房前必须交纳5000元至1.5万元不等的保证金,政府验收合格后才能收回保证金。

  政府用管理和服务为乡村游创造最美环境。

  拥有上千年历史的西递、宏村古村落是徽派建筑的集中体现,当地政府将电网、水网全部从地上埋入地下,又鼓励村民们拆除古屋上安装的太阳能,每户补贴500元装上电热水器;富起来的村民们买车了,为了不破坏古村落,在村外建了专门停车场,村民依然要步行回到古村的家中……

  美丽乡村首先要是清洁乡村。海南遭遇的乡村垃圾困局,婺源和安吉都曾经遭遇过并寻找到初步的解决办法。“最难管,也最难长效。”致力于发展乡村旅游的婺源和安吉都把城乡清洁工程作为一项重点来抓,目前的做法是自然村收集垃圾,各个乡镇集中,再由县里集中处理,以城市化管理体系进行农村垃圾管理。

  地处杭州附近的安吉交通便利,经济发达。1998年以前是一个典型的浙江县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什么发展快上什么,化工、印染一度是当地经济支柱。

  1998年,地处太湖源头的安吉被迫关停三分之一重污染企业。一时间,未来之路在哪里成了一个大问题。

  “痛定思痛,我们提出生态立县。”安吉县副县长任烽说,当时很多人不接受,现在大家看到了生态对地方发展的重要性。

  “村里的污水、垃圾必须处理好,这也是政府必须要做的事。”在决定了吃旅游饭之后,安吉将农村的垃圾、污水处理作为重要工作来抓,其中污水采用生态化处理,由省、县、村三级分摊费用。每个村的污水处理点占地仅一二十平方米,往往还种上漂亮的花草或是庄稼,如果不是主人介绍,游客经过时根本不会想到这是一个污水处理点。

  “快与慢是相对的,快不等于好,慢不等于差。”对比过去的发展,任烽深深体会到,政府的前期引导至关重要。 

  最核心的主体,村民

  安吉鼓励每个村庄因地制宜创造美丽,由老百姓唱主角发展乡村旅游。

  在出过尚书的尚书圩村,因为2010年偶然种的十几亩向日葵吸引了很多游客。第二年村里就发动党员每人种一亩,今年全村漫山遍野种上了向日葵,这成为吸引附近城市居民的一大景观。现在,村民正忙着用炭化木沿村口搭建一大圈悬空的休闲区,再过一两个月,游客就可以坐在这里品茶看花。

  与翡翠谷、宏村等地一样,尚书圩村的村民们也是以自己的土地入股,共同成立公司或是入股专业公司开展经营,当地官员用四个“变”形容这样的经营模式: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资本变资金,农民变股民。

  “全村1008人,现在只要有一个人扔垃圾,马上就会有人打电话举报。”婺源县旅游委主任葛健说,因为村容的美丑会影响公司的经营,而经营的好坏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

  “每个地方都要结合自己的特色,注入不同的文化去打造。”任烽认为,发展乡村旅游前期一定是政府主导,目前不可能一味依赖企业和社会去推动环境整治、道路畅通等基础工作的开展。诸立也有同样的感受:发展乡村旅游更多是富民工程,第一阶段不可能对GDP有拉动,更多是投入;进入到第二阶段,才会对GDP产生拉动,并带动更多群众致富。

  当然,村民在经营的过程中也会遇到成长的烦恼。依托古村落发展乡村旅游的安徽西递、宏村,江西李坑、江湾,村民们在经历了最初的旅游开发热潮后,开始遭遇保护与开发、村民利益与公司利益的矛盾。

  一度因矛盾激化关闭村门的李坑,现在景区利益与老百姓挂勾,10%门票收入归老百姓。“如果解决不好与老百姓的关系,旅游很难发展,这是乡村旅游不可逾越的阶段。”当地负责人说,大家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已经意识到,政府、村民、企业、社会在发展乡村旅游中必须紧密携手。

  差距

  海南的乡村游还缺啥?

  相比国内1980年代就起步的农家乐,一直以滨海旅游为亮点的海南,直至1990年代中期,乡村旅游才开始萌芽。本世纪初,在全省建设文明生态村的推动下,海口、三亚、文昌、琼海、万宁、澄迈、定安等市县陆续开始发展乡村旅游。

  截至目前,全省休闲农业旅游和乡村旅游点达到139个,获得全国休闲农业旅游和乡村旅游示范县1个,全国休闲农业旅游和乡村旅游示范点7个,全国星级休闲农业旅游和乡村旅游点10个,其中5星级5个,4星级3个,3星级2个。

  海南乡村旅游推动了农业经济转型,增加了农民直接收益,而站在旅游业界的角度,海南豪阳国旅董事长梁昌斌却感到了一些遗憾和不足。作为省政协委员,梁昌斌在一份关于发展海南乡村旅游的建议中写道:

  海南乡村旅游缺乏高水平策划,不少原有休闲农业旅游和乡村旅游点在原资源上改造就接待游客,缺乏传统文化乡土气息;不注意对市场定位和对接,有些休闲农业旅游和乡村旅游点不景气,既浪费了资源,又影响农民的积极性;乡村旅游精品不多,主题不突出,缺乏特色,吸引力不强,特别是缺乏提升生态环境和保护传统文化的意识……

  省长助理、省旅游委主任陆志远从另一角度看海南乡村旅游:滨海旅游是海南的优势,依托于此海南已经逐渐成为中外游客的度假天堂。但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另一个目标是建设海南百姓的幸福家园,作为以旅游业为主导的海南而言,如何让广大老百姓享受到旅游发展带来的红利,是应当思考的问题。

  他认为,发展乡村旅游其实早已不是单纯的产业发展问题,更多要从建设美丽乡村,建设幸福家园的高度来推动。

  来自各市县旅游管理部门、各相关旅游企业的研修团成员心里清楚,如果没有庞大的岛外客源做支撑,仅靠海南不足百万的本地城市客源,海南发展乡村旅游几乎没有想像的空间。

  拓展海南乡村游的空间,是借鉴内地成熟的农家乐模式,还是发展依靠大景区带动的博鳌南强村旅游模式,或是凭借特产发展的澄迈福山咖啡风情小镇模式?海南乡村游未来的发展模式,在地方、业界和学者间引发了颇多思考和争议。

  出路

  能否用朴素的方式做精海岛特色?

  在考察途中,海南研修团从不同的角度认识了中国乡村旅游短短20余年间经历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1980年代中期的起源阶段,主要依托乡村良好的田园风光和生态环境吸引城市居民,品种单一,价格低廉,主要活动为观赏、品尝。

  第二阶段是1990年代后期,政府开始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营销,并对乡村进行统一的环境整治。在土地流转方面开始有益探索,农业得到集约化和规模化发展。

  第三阶段是乡居和乡村度假阶段。农业产业全面升级,社会资本大量进入农村。高品位乡村酒店和主题农庄兴起,显现强大市场吸引力。

  “从乡村观光到乡村度假是国内外乡村旅游发展的必然趋势,发展乡村度假是海南岛乡村旅游发展的必然之路。”通过实地考察,省旅游委规划处处长潘泳感慨,海南不少市县正在打算做的乡村旅游,其实浙江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做了,海南需要对乡村旅游发展进行再思考。

  “建议大家去看看莫干山的‘洋家乐’,那是乡村旅游未来发展方向。”浙江省旅游局安全管理处副处长李剑峰提醒大家,其实这种模式已经面临换代升级,海南可以在这里了解乡村旅游的发展路径,但千万不要照搬。

  在考察的最后一站安吉,李剑峰把浙江的精品乡村游介绍给了大家。在山川乡,去年底刚刚开业的“老树林”酒店周边环境很普通,走进这个利用农家土屋改建的精品酒店,眼前豁然开朗:记忆中代表着贫穷落后的土墙,经过艺术化利用,加上周围环境的映衬,体现出的是乡村的休闲与轻松;废弃的拖拉机轮,与竹子一结合,成了餐厅颇具时尚感的吊灯;上千元房价的客房,甚至没有电视,一个大的榻榻米放置了四个床垫任由客人组合……

  这家精品酒店是两幢二层的土屋,8间客房,但房价高达千元超过五星级酒店,要求客人2天起订,周末的房几乎订满。这家发源于莫干山的精品连锁酒店,开业几个月已经接待过6个国家游客。老外们成群结队到这里开PARTY……

  “建筑、设施就地取材非常重要,这是展现当地文化最朴素的方式。”李剑峰告诉记者,乡村旅游的用料不一定豪华,反而都是普通材料,但对创意的要求是很高的,这是乡村旅游能够显现品位的关键。

  莫干山的那些土屋、破旧生活用具等,原已被当地人弃置不用。但南非人高天成却租下废弃的旧屋,收集各类废品,打造了低碳、绿色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裸心谷”,现在这间用各类“废料”打造的酒店被CNN评为中国最好的9大观景酒店。

  “海南乡村旅游刚起步,完全可以跨越农家乐的初级形式,定位于乡村度假、精品乡村旅游。”琼海市旅游委主任杨奋认为,能够融地方文化、民俗为一体的精品酒店,或许是琼海发展乡村旅游的一个重点和亮点,博鳌的“老房子”、“海的故事”都有了很好尝试。

  文昌市副市长吕小蕾也同时看到了文昌发展精品酒店、精品乡村游的优势:文昌生态资源一流,而且拥有丰富的人文资源。

  一味模仿,最终收获的或许只会是东施效颦的尴尬。对于刚刚起步的海南乡村旅游而言,跨越这些地方20余年走过的“农家乐”等初级形态,发展有海岛特色的乡村度假,并与滨海度假、雨林度假等形成海南度假旅游产品体系,或许可探出一条新路。

  (本报海口6月25日讯) 

 海南省生态文明网   海南精神文明   生态文明村   海南农信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108295号 琼ICP备05000291号
电话:0898- 65344659 传真:0898-65350623 E-MAIL:hnjswm@163.com
主办单位: 海南省生态研究院(会)  制作维护:海南精神文明暨文明生态村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府路59号省政府1号办公楼413室
走读生态村群
走读生态村
在线咨询[1]
在线咨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