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7-23 17:59:31
>> 走进生态海南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进入首页

培育生态文化

原生态文化传承——百里百村“生态博物馆”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13-09-23


来源:海南日报 编辑:张瑶  浏览次数:132次
 [导读]   在“百里百村”一路走来,山路弯弯,村路绵绵,每转个弯就是一处风景,每拐个角都有一种新奇...........

  
 
  百里百村掩映在树丛中。南陶 摄
 
 
  皇坡村的爱情树下。 王山 摄
 
 
  人们在冷泉中与小鱼共嬉乐。 张茂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洪宝光


  在“百里百村”一路走来,山路弯弯,村路绵绵,每转个弯就是一处风景,每拐个角都有一种新奇。从那火山石的古民居、绿庭翠径的小村落里流淌出来的琼剧、八音的旋律,更让人感受到乡村生活与文化滋养相互渗透,如此自然,如此深厚。

  沁人心脾的自然景观

  

  9月15日,海南日报记者一行驱车前往久温塘村火山冷泉。从定安龙门镇行走大约3公里,沿着弯弯曲曲的村道,穿过槟榔园错落有致的火山人家,便来到久温塘村。村里有许多槟榔树、榕树和荔枝树,踏进村子里,时而传来鸟的叫声,时而传来鸡、狗的叫声。

  久温塘冷泉长年水温在23至25摄氏度左右,日自涌量达4万立方米,一年四季涌流不息,夏凉冬暖,清澈见底,是我国继台湾苏澳冷泉、黑龙江五大连池冷泉之后的第三大冷泉,也是我国唯一的热带冷泉。泉水中含有丰富的硒元素、锗元素,以及泉水中火山岩底部泥炭土层,具有很强的养生保健功能。

  久温塘冷泉距离村庄不远,沿着弯曲的小道来到冷泉处,近处是泉水、奇形怪状的石头,不远处则是农民耕种的农田,景色迷人。站在大叶榕下,泉水清澈见底,有着清洌的诱惑,让人禁不住甩掉鞋子,卷起裤脚,与泉水一番亲近。脚泡在水里,有小鱼儿过来亲亲啃啃;岸边牧归的老牛也在不远处被水渠隔开的“下游”泡起澡来……     

  在迷人的田园风光边泡冷泉,一切疲惫随着消除。因水质好,清甜可口,饮用冷泉水还能长寿。只有1300多人的久温塘村成为远近闻名的长寿村,村中60岁以上老人就是几十位。

  除了久温塘火山冷泉外,“百里百村”还有成千上万个冷泉,比较成规模的有红花岭冷泉、龙河安良冷泉、兴豪冷泉等。这些冷泉各有传说,故事动人。

  “这里太美,太神奇了!”这是著名画家刘贵宾对冷泉的第一印象。多年来,他曾到全国各地去写生,但他最喜欢的地方还是定安,这里的冷泉、榕树、白鹭、火山石农舍、炊烟、农田等样样都是美景,样样都可入画。

  “百里百村”的美全是自然呈现,没有雕琢,没有摆布。一路走来,山路弯弯,村路绵绵,每转个弯就是一处风景,每拐个角都有一种新奇,堪称一座没有围墙的生态博物馆。

  深厚醉人的爱情故事

  “百里百村”景色如诗如画,而深厚的人文底蕴更是让这片土地富有历史的厚重感。定安县岭口镇的皇坡村,正是元朝太子图帖睦尔的龙起之地,更有一段美丽的爱情传说。

  9月17日早晨,从定安县城启程,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百里百村”之一的皇坡村,村子距岭口镇不到1公里。走进村里,映入眼帘的是笔直的村道,两旁郁郁葱葱的榕树、橡胶树、苦楝树在中午烈日的照耀下投下斑驳树影,给行人带来了丝丝清凉。

  情缘路的尽头,便是久负盛名的爱情树。

  一棵大叶榕,一棵小叶榕,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两棵榕树缠绵环绕,浑若一体,根须密密地织成了网,要不是抬头分辨树叶大小,根本无法看出这是两棵树。

  八旬老人吴江娥坐在树下乘凉,说起那段家喻户晓的爱情故事。

  元朝至治元年(1321年),元武宗皇帝之子图帖睦尔,因宫廷争斗迫遭诬陷,被英宗皇帝从京都流放到蛮荒之地琼州,安置在琼州府,寓居陈谦亨元帅家中,客游定安,与定安娘子青梅坠入爱河。

  定安南雷峒峒主王官得知情况后,自愿穿针引线,搭起鹊桥,还出资三百金,为图帖睦尔聘迎青梅,成就了一桩颇具传奇色彩的美好姻缘。婚后的青梅和图帖睦尔在风光秀丽的岭口镇封浩田洋一带居住,一起吟诗填词,弹琴伴唱,恩爱逍遥。此时的图帖睦尔在青梅的陪伴下,度过了他生命中最黑暗漫长的三年流放时光。

  元朝泰定元年(1324年),图帖睦尔被召回朝。天历元年(1328年),图帖睦尔即位。即位后的文宗皇帝难忘流放之地的风土人情,为报答王官的礼遇之恩,将定安升格为南建州,封王官为世袭知州,佩带金符,迁治于琼牙乡,隶属海北元帅府,管辖现屯昌、白沙、琼中、五指山等大半个海南岛。文宗皇帝更是难忘与青梅的患难之交、生死之恋,册封青梅为妃,高迎进京,可青梅却于赴京都途中客死杭州。后人为纪念这段美丽的传奇爱情,便将他们曾经居住过的村子,取名叫梅村。青梅汲水浣纱过的水井,叫青梅井。村外这座绵亘起伏的山岭,从此也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梅子岭。每年军坡节,当地百姓都会举行各种民俗文化活动纪念王官和元皇大帝图帖睦尔。

  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雨,岭口镇周边村落仍然遗存有王官墓、王官庙、王氏祠堂等。虽然昔日的繁华不再,但元文宗与青梅的浪漫爱情故事,富贵之后不忘旧情的深厚友谊仍流传至今,当地百姓至今仍保持以礼待人的淳朴民风。

  峥嵘岁月的红色文化

  “百里百村”一景的母瑞山革命根据地是中共琼崖特委创建的中心根据地,方圆100多里。土地革命战争年代,曾两度保存了琼崖革命的火种,为琼崖人民武装斗争23年红旗不倒做出了重大贡献,被誉为琼崖革命的摇篮。

  在定安县母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里,75岁的纪念园园长王学广,正滔滔不绝地向游客介绍有关母瑞山的革命历史。

  1928年,国民党反动派对琼崖红军开展了多次围剿行动,为保存革命力量,在王文明的率领下,琼崖苏维埃政府直属机关的600多人在母瑞山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在母瑞山的峻岭丛林中,红军战士们吃野菜、喝泉水、裹树叶,以坚定的革命信念和不屈不挠的战斗意志和敌人展开了长期的反围剿斗争。1933年春天,琼崖红军突围后,仅剩下的25人,是母瑞山革命老区保存下来的琼崖革命火种。

  王学广告诉记者,在母瑞山幽深的峡谷中盘卧着一座呈龙形的碧绿水潭,当地百姓称为青龙潭。1932年,广东军阀陈济棠派陈汉光对琼崖苏区和红军进行围剿。在反击围剿斗争中,由于敌我力量过于悬殊,红军被迫再次向母瑞山转移。在一次激战中,弹尽粮绝的部分红军被敌人步步逼退至悬崖,最后18位红军毅然从悬崖跳入青龙潭中,壮烈牺牲。当地百姓为纪念这18位革命烈士,将此潭改名为红军潭,纪念这些宁死不屈的英魂。

  由于母瑞山多次受到敌人的围剿,党组织在母瑞山开辟了一条隐蔽山道。这条小道可以直接通往芬坡乡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的皇坡村,成为了琼崖革命将士秘密转移的通道。

  “山不藏人人藏人”,冯白驹的名言很好地诠释了定安人民的仁义胸怀和23年红旗不倒的精髓。母瑞山艰苦卓绝的斗争岁月,是琼崖党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战斗历程中不可磨灭的一页。

  经过红色岁月的洗礼,母瑞山迎来新生。处于百里百村风景线上的母瑞山,早已远离战火纷争,成为这条风景线上红色文化与绿色生态融合一体的地标。

 海南省生态文明网   海南精神文明   生态文明村   海南农信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108295号 琼ICP备05000291号
电话:0898- 65344659 传真:0898-65350623 E-MAIL:hnjswm@163.com
主办单位: 海南省生态研究院(会)  制作维护:海南精神文明暨文明生态村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海府路59号省政府1号办公楼413室
走读生态村群
走读生态村
在线咨询[1]
在线咨询[2]